总攻大人提示您:看后求收藏(似水书院ysxmny.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对着刚刚杀了不少人的男主玩文字游戏,龙湘压力还是很大的。

北庭雪看她时眼神波动不多,哪怕她如此诡辩他也没表现出什么不悦来。

但他越是不外露情绪,龙湘心里越没把握,越是紧张害怕。

一切的恐惧都源于火力不足。

没用的4897,它要是给点力,给个什么金手指,她也不用这么憋屈。

捏紧了手里的璎珞,首饰边边角角有些尖锐,刺入龙湘的指腹,血流出来她都没发现。

还是北庭雪闻到血腥味低头去看,她才意识到自己干了什么。

“嘶——”

明明已经感受过那样致命的疼痛,以为以后会耐受一点了,但现在只是被扎一下手,她就又受不了了。

龙湘瞬间把手指塞入口中含着,痛感减缓不少。

北庭雪始终注视着她,看她含住手指,舌尖舔过伤口,他卷翘浓密的睫毛轻轻颤抖,像振翅欲飞的蝶。

龙湘迟疑了一瞬,觉得还是要弥补一下自己那太快速的过河拆桥。

她需要男主厌恶他,去衬托女主的真善美,但也不想这么快下线,她爱慕男主的人设也需要维持。

龙湘犹犹豫豫地放下手道:“……要不你来?”

想也知道男主不可能来的。

先不说他看上去对她的血好像欲望不那么大了,这几次都非常克制,显得彬彬有礼,斯文优雅。

再就是她手上这点小伤口又能有多少血?一会儿用一下璎珞就能直接愈合了。

她还自己先舔过,带着她的口水……

北庭雪忽然有了动作。

他走过来抓住了她的手,将璎珞放到一旁的桌上,仍未放开她受伤的手。

龙湘心觉不妙。

她急切地想说什么,开口之前,北庭雪坐在了她身边的椅子上,握着她的手往前一拉,将仍保留着一丢丢血珠的手指送入口中。

龙湘彻底掉线了。

她没吃过这么好。

她也没看过视觉冲击力这么大的片儿。

能当仙侠文男主的,那必然是顶天儿了的大美人,现实生活里根本不存在的那种。

所有网上卖艺的男菩萨都比不了的那种。

龙湘心跳如雷地凝视他认真含着她的手指吮吸,酥麻从指腹传递到身体的每一个角落。

要命。

真要命。

要不他还是杀了她吧!

龙湘紧张地把手抽回来,整条手臂都因为酥麻而僵硬了。

她看到自己指腹上一点点很淡很淡的、因为吮吸而留下的红痕。

救命啊。

龙湘无措起来,开始口不择言:“你怎么能这样?怎么能这样?你太过分了。”

真的太过分了。

她打个工而已,真没想这么拼搏啊!

心脏跳得好像不是自己的,龙湘面红耳赤,使劲捶着胸口,想把导致心跳加速的小鹿都捶死。

“过分?”

比起龙湘的语无伦次,北庭雪条理分明,神色平静,看起来并不觉得自己做的事情多过分。

“你邀请我,我应邀,这算过分吗?”

“……我那是随口一说!”

“可惜。”北庭雪漫不经心地整理自己的衣裳,“你说的每一句话我都会当真。”

他微抬眼皮,淡淡说道:“包括你说不会让人将我带走。”

北庭雪起身,身高优势让龙湘一下子泄了气势。

他俯视着她徐徐道:“只是不曾想,片刻之内,你两次说的话都是骗我的。”

须臾之间骗他两次,还是原书里非常讨厌被欺骗、利用和胁迫的男主。

龙湘后知后觉自己真是龙大胆,但是笑不出来,也无法感到得意。

她盯着北庭雪的眼睛,说不出他有多伤心,他基本上没有表情。

可他看着她,没有杀意,甚至不够冷漠,就只是单纯很认真地看着她,在陈述一个事实,这个场景让厚脸皮的龙湘都有些应对不了。

她真该死啊。

龙湘抹了抹脸背过身去,手撑着桌面坚持道:“不算骗吧,太子殿下不也没兑现承诺吗?”

她用一种挑剔的语气说:“我那时让殿下杀了王上,殿下不也没杀他吗。”

既然没有达成前置条件,那她也无需兑现承诺。

严格来说,就只有后面这次,勉强算是骗他……吧。

后面半晌没有声音,龙湘都快以为他走了,转过身来,却看他很自然地坐下来,正在摆弄她的璎珞。

莫不是想要收回去?

不管,给了她就是她的。

龙湘伸手想拿回来,北庭雪手一抬,轻松地躲开她。

“站不住了,坐下歇歇,你应当不介意吧。”

站都站不住,那就更别说离开了。

龙湘有些不情愿,她又伸手说:

都市言情推荐阅读 More+
潜规则[穿书]

潜规则[穿书]

鹿忘
【日更,段评已开,微博@鹿忘酱】【接档古耽《仙门第一话事人》求收藏】盛临意穿成书里罹患绝症又恋爱脑晚期的炮灰男爱豆,遭遇劈腿和主角队友的拉踩,英年早逝。盛临意穿来后先去翻病历,然后松了口气:我的病还能再抢救一下!放我治病,命要紧!经纪人冷笑:流量时代,做完手术谁还记得你?盛临意大胆提议:糊了我就去演戏!经纪人掏出知名导演沈顷哲的表情包:“演员是什么很贱的职业吗.jpg”。-金奖导演沈顷哲是出了名的
都市 连载 22万字
不想当COSER的女仆不是好揍敌客夫人

不想当COSER的女仆不是好揍敌客夫人

匣中黑猫
我的名字是奥露艾塔,诞生于流星街。我从小的梦想就是嫁入豪门每天混吃等死只需要买买买。但是我目前就职于揍敌客家族,职务为糜稽少爷的直属女仆。好吧,压根没有直属女仆这一职位,只不过任性的二少爷当初在测试新机器人的时候正好路过我们管家培训。新机器人卒于我的脚下。糜稽少爷正准备教训始作俑者的时候和我对视上,他小小的凤眼瞬间瞪大了。“这不是魔法少女兔美酱的邪恶猫娘咖喱酱吗!”我:???鬼知道他在说什么死宅发
都市 连载 20万字
误把腹肌照发给对家之后[娱乐圈]

误把腹肌照发给对家之后[娱乐圈]

木尺素
*日更,每天中午12点更新*接档文《这是一封求救信[刑侦]》求预收江玺最近订了婚,她担心对方是渣男骗婚gay,于是让自己那当过影帝的、很会撩人的弟弟江黯出面帮忙试探江黯用微信小号加人,输入准姐夫微信号的时候,不小心输错一位数,加到了自己的对家——比自己小六岁的新晋影帝邢峙通过好友申请后,邢峙给他发了个:【?】并不知道自己加错了人,江黯给对面发去一张腹肌照,并附言:【喜欢这款吗?】一段时间后,江黯找
都市 连载 25万字
八零小夫妻养崽日常

八零小夫妻养崽日常

三卷成册
预收文《大院来了个漂亮妹妹[年代]》专栏可见,求收藏姜花嫁给徐骋怀,是老一辈的约定。婚后徐骋怀始终对她冷冷淡淡,天天沉着一张脸,像一块捂不热的石头。将就的婚姻(?),一晃几十年。再睁眼,姜花重生了。姜花:……既然如此,那就换个活法。这辈子不再为谁而活,她要做自己的女王!“徐骋怀,口渴了,给我倒一杯水。”“……腰酸了,来帮我捏捏。”“想吃红烧肉,要肥而不腻,入口即化,最好加点街口卖的酸梅。”被指使得
都市 连载 16万字
因为害怕就全都答应了

因为害怕就全都答应了

我是喵
【带带预收:《恋爱脑的男人好可怕》】雪菜是一只新鲜出炉的邪恶小咒灵,任务是在咒术高专当卧底。卧底大失败,她没有盗取到任何信息,反而被死亡威胁了。“想和你一起看电影,可以吗?”乙骨同学把票放在她的桌子上,垂眸:“当然,你拒绝也没关系。”他可是特级咒术师,她才不会相信他的没关系。“一起去看狗狗吧。”伏黑同学坐在她的身旁,声音很轻:“上次已经说好了不是吗。”十种影法术的持有人,拒绝的话肯定会被原地祓除的
都市 连载 16万字
草生

草生

徐徐图之
「人生一世,草木一秋。」-竹马暗恋我怎么办?-公平起见,我也暗恋他好了。很gay的直男X很直男的gay一对阳光开朗大男孩的双向暗恋封面鸣谢@热心读者2024春开文
都市 连载 30万字